社会媒体都在观察杭州出租车调价后是否有服务 - 上海出租车票务网
 
社会媒体都在观察杭州出租车调价后是否有服务
 

社会媒体都在观察杭州出租车调价后是否有服务

发布时间:2020-01-05 10:10:20
 
说到网约车,该记者表示:“网约车的服务是出租车无法比的,因为网约司机服务不好,乘客投诉,网约平台就要封网约司机的账号,连吃网约车的饭都没机会了。而出租车不同,因为经营权的问题,行业管理部门不可能就把司机踢出行业,这样一对比,在服务方面,出租车比网约车就落后了,但出租车司机根本想不到这个问题,还一味的强调自己不给服务的理由,市场无情是不听你的理由的。” 该记者进一步表示:“网约车切分客运市场的蛋糕,从广义上说是网络发展的必然,从狭义来说怪出租车自己。先说狭义,社会的发展,出行市场变大,出租车数量管制下,各地不敢轻易增加出租车,以照顾出租车司机的情绪。武汉出租车十年没加车。司机不让加车,但运力不够,怎么办,只能变通地让网约车来弥补。试想,如果司机让加车,运力能及时与市场需求匹配,并且有好的服务,网约车还有空间吗?没有,可以这么说,网约车是出租车司机自己给的机会。再说广义,中国经济要向网络和制造业转型,能按出租车司机的意愿灭网约车吗?不能。所以,排挤网约车是不明智的,出租车只能用服务去抢占市场,这才是正确的思路,如果你(指出租车司机)抵制这个思路,只能说你是个准备拍了屁股走人的没有行业担当的人。” 据杭州媒体报道,在听证会上,杭州交通专家说:“价格与服务水平没有关系,2011年10月杭城出租车调价,也说可以提升服务质量,但你从自己的感受来看,服务质量真的有大变样吗?”交通专家并不认同提价可以提高服务质量,也不认同因物价等上涨需要调价,说:“杭州出租车的运价,原先就定得特别高,与其他城市对比,甚至与其他国家对比,按人均收入来看,杭州出租车的运价还是相对较高的。”最后,专家摆了一组数据说:“在公交、地铁、城际铁路等公共交通比较完善的情况下,不应鼓励出租车出行。现在中国城市出行中,出租车出行的占比太高了!北京6.7%,杭州也过6%了,而东京只有2.4%。”专家否定了调价可以提高服务质后摆这个数据是否在暗示一种东西,即,杭州出租车可能要重新定位了。在地铁建设基本完成时,上调出租车运价,出租车占比会下降,这是不是在鼓励市民去坐大众公交和地铁而少坐出租车呢?日本出租车的占比低,日本人出行就坐公交地铁。中低层收入群有公交地铁出行,日本出租车只能给自己找打车族,即盯准有钱人,这样,日本的运价就高,导致出租车的占比低。 从杭州媒体的报道看出,杭州出租车听证会上,当记者提出调价后是否能提高服务质量,杭州出租车管理方随即表示将加强管理,促进服务质量的提高。 “没有服务,出租车肯定死得成”。面对这个问题,一名行业管理人士认为:“面对网约车的冲击,出租车管理部门肯定理性地做市场,抓服务,市场都没有了,你赚鬼的钱”。武汉出租车从去年开始在全行业开展“日行一善,德润江城”活动,涌现出大量的好人好事,这就是抢占市场的作为,但有些出租车司机不理解,总喜欢用逆反心理看待提高服务质量,这也印证了以上媒体记者“司机没有长远眼光”的观点。 针对武汉出租车司机要求学杭州调高运价,该管理人士说:“司机说调,调了,没上座率,不赚钱,他可以拍屁股走人,他可不管以后这个行业能不能活下去,客管处就要考虑这个问题,所以,客管处用自己的数据说话,该调的时候肯定调,不需要司机提意见”。 该管理人士强调:“10个出租车司机有9个司机只考虑自己的收入,行业管理方考虑全行业司机的收入,看问题的角度不同,官民双方必会生出一些误会就可以理解了。” 说到武汉出租车的运价,一名学者(网页论坛会员)曾说:“与全国其它同级的城市相比,武汉出租车的运价是有偏低之嫌,但不是象一些出租车司机想象的那样,说上调就上调,这绝不是儿戏。出租车的运价是考虑综合因素的结果,是与城市人均可支配收入或消费水平,还要考虑城市交通发展格局等等很多因素有关。武汉的人均收入与全国其它城市相比处于不高的水平,武汉大力发展轻轨交通等基础设施建设,加上网约车的存在,这势必会影响出租车的上座率,如果运价猛然调高,没有上座率了,出租车司机没钱赚又要扯皮,你以为客管处对计价器的数据统计是吃饱没事干呀”。这次杭州调运价,就有杭州司机对上座率表示了担忧。 针对出租车服务质量,曾有网友说:当快递业兴起时,邮局没有抵制,而是用服务质量等参与市场竞争。当网上银行兴起时,传统银行没有抵制,也是用服务质量参与市场竞争。当市场经济兴起时,国企也不爽,关停并转,自谋生路。当网约车兴起时,传统出租车骂声一片,以怨气不给服务,服务质量下滑。出租车,比邮局,比银行,比国企等还牛逼吗? 当中国的市场经济迈出步子时,有社会人士曾说:中国的经济从埋头生产将走向服务。因为没有服务,产品就没有出路,你就无法立足市场。 服务与钱贷子在市场中的关系应该是司机必须弄通弄懂的问题,否则,出租车只会象消气的气球,走向萎缩。 曾经有一名社会人士在一次非公开场合说武汉出租车服务质量不好,一名行业管理人士解释说:“整个武汉出租车行为服务质量的水平大体上来说在全国不低,这个从投诉率上可以看出来,特别是近来狠抓了服务质量,效果明显。还有,武汉不少出租车公司,比如大通公司,华昌公司,的士联盟等专门针对提高服务质量有一整套切实有效的教义,都是先进司机切身体会而整理出来的,公司以各种形式,如小组等定期向司机讲述,并督促检查。” 据了解,大通华昌等公司的教义私下在司机中传播,大家相互取经借鉴。说武汉出租车服务质量不好,只是个别司机的劣质行为,被媒体报道后通过网络炒作而发酵。哪个行业都有老鼠屎,不能因此否认整个行业。如果因个别司机的劣质行为而让整个行业的哥的姐背污,这是不公平的。 服务,对于本是服务行业的出租车来说是根本,不靠垄断,靠自己。为此,社会媒体都在观察杭州出租车调价后是否有服务也就理所当然了。 出租车 杭州 司机 武汉 运价